南方网> 肇庆新闻

听故宫前“看门人”单霁翔讲故宫管理革命

2019-05-23 10:50 来源:南方网

  “网红院长”“流量担当”“故宫看门人”……故宫前院长单霁翔任职“掌门人”7年4个月,把紫禁城打造成了活力四射的“生活馆”:故宫开放区域达到80%,每年让1500万人走进故宫,文创产品收入超10亿元……

  5月22日上午,单霁翔在肇庆星岩礼堂作《坚定文化自信——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忠实守望者》报告,从故宫古建筑整体修缮保护、办好系列展览、环境整治提升、“平安故宫”工程、文化创意产品研发到“数字故宫”建设,单霁翔“金句”频出,举例生动幽默,尤其是其在任7年间给故宫带来的管理革命,更令肇庆干部群众听后频频点头,发出赞叹。

  “网红院长”报告共计2小时,南方+记者整理录音后摘录其中的故宫管理故事,希望能引起读者思考。

  服务游客的理念转变

  单霁翔:我上任故宫院长之后,发现故宫70%地方立有“非开放区”牌子;99%的文物并没有展出,展出的数量不到1%;游客很多,但是参观感受并不好,大多数游客跟着导游小旗走,听着不太专业的讲解,一个多钟头就走出去了,实际上他们没有真正感受到这处世界级博物馆的魅力。

  所以我们就在思考这样的问题,故宫应该如何呈现给游客?

  我觉得,文化遗产资源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为人们的现实生活作出贡献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我觉得,对于一个游客来说,从故宫博物院走出去后,究竟能获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2013年12月30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提出,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,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、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、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。

  “活起来”三个字改变了我们的保护思路。

  过去,我们从事文物保护、从事考古研究、从事历史研究,往往把身边的文化遗存看作远离今天、失去原初功能的物件,只是被观赏被研究的对象。

  我们认为文化遗产是有生命历程的,文物有灿烂的过去,还应该文物更有尊严,健康地走向未来,重新回到人们生活中。

  过去的端门——午门区域过于商业化,摊贩售卖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小商品,与故宫文化没有多少关系,环境秩序也很不好。所以故宫博物院对这个区域进行了全面整治和清理,使整个广场恢复典雅、清洁、庄重的氛围,同时为观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。

  当时,故宫售票处一次开放了32个窗口,告诉游客到故宫博物院前3分钟之内能买到票。

  我们的想法是,买票环节为游客节省30分钟到1个小时时间,游客就能多看两个展。我们的辛苦换来游客的愉悦,这是双赢的。

  故宫博物院的正门有三个门洞,对游客开放两边的门洞,中间的门洞是贵宾通道。游客的意见很大,认为应该全部开放。

  我们跟上级部门反复协调商量,最后同意了三个门洞全部开放。

  另外,我们还宣布紫禁城的开放区,不准车辆通行,包括外国国家元首、政府首脑在内的贵宾车辆,都必须在开放区域之外下车,步行进入故宫博物院,这对世界文化遗产也拥有尊严。

  第一个下车步行进入故宫的外国元首是法国总统奥朗德。我给他介绍了雄伟的午门,他仰视着高大雄伟的午门,那种震撼和壮美,他一定会终身难忘的。

  对于我们来说,这就是管理革命。故宫重新审视工作,从自己管理为中心,转变为以服务游客为中心。

  方便游客的管理转变

  单霁翔:确立起服务游客为中心的理念之后,过去很多不合理设置就要随着时代进步改变。

  新的安检设施正式投入运行,检票、安检均前移到午门外广场,通道数量也大大增加,解决了空间狭小和疏散不力的问题。

  当时我还天真地想,是不是这时候人们走进去了心情就会很好。其实也不一定,可能还会很糟。

  首先增设方向指示牌。于是第一年我们做了512块标识牌,放在经常问路的地方,三岔路口、十字路口,指明展览、卫生间等。

  随着开放区域扩大,标识牌越来越多,人们在任何地方都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往哪个方向走是对的。

  其次扩建洗手间,解决观众如厕难的问题。有一次,我看到长长队伍堵了半个通道,一看全是女士,厕所门上贴了一个条,女士请排队。我觉得非常丢脸,我说赶快把条摘下来,他们说不能摘,摘了就乱了。

  那么男士在哪?我一瞧男士也很惨,就在旁边拎着包看着孩子。这是不是应该改?随后,我们进行了大数据分析,通过两个月的实验,我们得出一个结论:女性洗手间应该是男性洗手间2.6倍。我们就按照这个比例进行了调整。

  增加了女性洗手间的数量和面积的调整是举手之劳,但是节约了人们的无谓等待时间。

  其次是设置与环境相配的座椅,让观众“有尊严地休息”。我发现游客经常抱怨在故宫博物院休息得坐在台阶或者铁栏杆上,为什么不增设一些座椅呢?

  当时我也很奇怪,为什么不设座椅?我们的老员工说,设座椅太麻烦,经常有纠纷。座椅没及时维修,螺丝钉或木头把孩子腿给划伤了,所以我们工作人员领人看过病,有的口香糖没及时清理,把人家裤子给粘了,人家叫咱们赔裤子。

  我们研究了最适合故宫博物院游客使用的座椅是什么样的椅子?我们设置了座椅的色调与故宫的红墙黄瓦的环境相协调。

  这种座椅第一个特点是结实,几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发生伤害游客的事情。第二个特点是椅子是实木的,便于每天早晨清洗。第三个特点是椅子底下是空的,便于每天清扫。第四个特点是坐在上面很舒服,但是躺不下来。

  随着开放区扩大,现在有11000名游客可以在故宫各个地方有尊严地坐下休息了。

  其次是宫殿群亮起来。有游客反映,大殿内部很黑,为什么不能把它们点亮呢。工作人员无数次跟游客耐心解释,这是木结构建筑,不能通电,里面陈列的物品都是文物,特别纸质文物更不能长期灯光照射。

  虽然道理很硬,但是游客反映的也有道理,大殿光线很暗,造成老人小孩要往里面挤。

  真的不能改变吗?不一定。我们选择了冷光源LED灯,灯具不是挂在木结构上,而是在远离木结构2.5米以上,亮灯时两边各有一名工作人员值守。我们还用测光表反复测敏感区域的光线不能超标。反复征求意见后,一年半以后我们开始点掉了紫禁城,现在太和殿、保和殿、乾清宫、交泰殿都亮起来了。

  故宫人也禁烟

  世界上的博物馆,经常遭受天灾人祸。巴西国家博物馆去年火灾,90%的馆藏文物被烧掉了。今年巴黎圣母院火灾,人类世界遗产受损。故宫的1200栋古建筑全是木结构,安全工作更复杂,安全责任大得多。

  经过5个月的调研,我们整理出七大隐患:火灾隐患、盗窃隐患、震灾隐患、藏品自然损坏隐患、文物库房隐患、础设施隐患、观众安全隐患等等。

  面对这七大隐患,我们上报了国务院,国务院很快批准了实施消除安全隐患的七项工程。故宫建立了5个中控室,一共有65面大屏幕,连接3300个高清摄像头。

  关于“禁烟”,在故宫博物院正式实行“全面禁烟”后,故宫博物院全体员工、在院合作单位和个人首先进行自我约束,无论室内和室外,不分开放区与工作区,一律禁止吸烟,对违反规定的人员将进行严格处罚,并通报全院。

  当时故宫1500名员工中有400人抽烟,多次禁烟都不成功。一提到禁烟,老烟民就说不抽烟,思维会受影响,工作效率会降低。

  我们专门召开了大会,我说要确保故宫平安,自己人能不能有志气,从明天起大家在紫禁城里面都不抽烟了,我说不同意的请举手,没人举手。我赶快叫办公室向全国媒体发布新闻:故宫博物院员工从此不抽烟了。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新闻。

  后来抽了几十年烟的老同志来找我,建议设置几个抽烟区。我说可以,这个主意好,设三个抽烟区,一个神武门外的马路边,一个东华门外的马路边,一个西华门外马路边。

  后来,抽烟的同志每天上午一次,下午一次围着抽烟区抽烟,一边抽烟一边骂我。但是抽烟的人大大减少,好多家属都说打电话要给我们写感谢信,说他们的家属终于戒烟了。

  故宫人不抽烟以后,我们就开始对社会发布通告,明火不能进故宫博物院。第一天有8000个打火机被堵在故宫外面。

  我们把打火机装在防爆箱子里,请公司运走,公司说每天要收400元运费。我说太不合理了,于是我们又改变了思路:每个小时从前门收的打火机,集中放在后门的领取处。这样游客出去后顺手拿走一个,第一个我们不用花钱了,第二观众不用到商店买了,第三资源得到了循环利用。

  故宫也拆违

  过去故宫的屋顶有很多草,草根扎在瓦里,瓦孔一松动雨水就灌进去,我们就下决心清除所有房子的杂草。今天大家到故宫看,1200栋古建筑上没有一棵草。我们还清理掉裸露的电线,这是火灾隐患点,我们把这些杂乱无章的电线弄得整整齐齐。

  最艰苦的是我们拆除了几十年积累的135栋临时建筑,其中最危险的有59栋彩钢房。这些彩钢房一旦着火会迅速燃烧,我们坚决的要先把彩钢房拆掉。我们把600名故宫人吃饭的大食堂被拆掉了,我们把13排彩钢房办公区全部被拆掉了,我们的古建部库房被拆掉了,我们的宫廷部库房区也被拆掉了,我们的基建办预算处办公彩钢房区也被拆掉了。

  我们还用了两年半时间,把故宫博物院里的1750个井盖做平了,这样残疾人轮椅走上去就不疙疙瘩瘩了。

  我们把300盏灯杆换成了300盏宫灯,这样白天是景观,晚上可以照明。

  我们还善待故宫里200多只野猫。每天下午5点半,故宫员工下班了,跟自己院里的猫打声招呼,猫就开始站岗了。由于猫的存在,故宫没有一只老鼠。

  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游客给我们寄送猫粮,包上还写着这包猫粮是给延禧宫那只猫的,这包猫粮是给慈宁宫那只猫的。

  2015年,由于加大了宣传,17%的游客选择网购进入故宫,到了2017年70%的游客网上预约。我们认为时机成熟了,关闭了所有的售票窗口。说实话,第一天关闭的时候很担心,所有的售票员都在里面待命,一旦失败了,开窗户在售票,结果平安的过去了。因为大屏幕上告诉大家怎么扫码,怎么支付,怎么进入。有的游客到广场拿出手机一扫把票买了,整个广场就是一个支付的空间,人们在买票的环节上不用再耽误时间了。

  我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了七年零四个月,我最深刻的体会是如何能把文物保护好。不是把文物锁在库房就叫保护好,而是要把文物重新回到人们生活中,要让人们感受到这些文物现实生活有意义,人们才会保护文物,文物才会有尊严,才会有魅力,有尊严有魅力的文物,才能成为促进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。

  【记者】马喜生

  【见习记者】施亮

  【通讯员】梁爱玲 罗超志

编辑: 张波尔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广告服务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

快乐时时彩